过活

偶遇水鸟

by illlights, 2021-07-16


  今天终于亲眼见到了鸥鸟。虽然不是海鸥,但下次写起时,也不必东拼西凑凭想象绞尽脑汁去写了。
  用谷歌智能镜头查了一下,他们的名字是红嘴鸥,大概就是用外观取的吧。远处看的红嘴鸥没有太多特别,灰头灰脑,立在戈壁(湖边的戈壁)上,和鸽子的区别大抵只有个头。但当他振翅欲飞,便可以确认他是鸥鸟无疑:与身体不协调的巨大的双翅扇动着,在地面处低飞。这翅长略显夸张,可以想象海鸥在高处飞翔的场景,与画作中只有两个翅膀基本一致。
  鸥鸟终究还是属于水,戈壁滩上的一撇,难免失却了鸥的灵性。水上的起飞与降落,划开一道水纹,水面是他的跑道。起飞后的红嘴鸥,嫣然一副洁白的面貌,翅膀下侧与腹部都是白色,而且是不含杂质的白,似乎远离尘世,与四周的黄沙格格不入。他们是美的,我的想象至此还没有错。
  我一向认为海鸥是自由的,那这红嘴鸥也应该大差不差。只是,他们却拥挤在投食的游客身边,忘却了展翅。他们是自由的,没有管理人的束缚,但这就是自由吗?可能只是自己做下决定还不够“自由”。
  除了成群红嘴鸥,还有两三只全身乌黑的鸭子,完全称不上漂亮,但在一群洁白的红嘴鸥中,朴素也能夺人眼球,至少可以引得我驻足眺望。但是下一刻我却被吓到了,这只鸭子潜入了水中!一分钟左右,她从前方数十米出浮了出来。毕竟是第一次看到陆地上的非人类动物潜水,我为之举了数分钟的镜头,可惜有趣的灵魂总免不了倔强的性格,她没有再潜下,也就没有留下影像。
  红嘴鸥和潜水的鸭子到底还是不一样的。有的外表夺目,拍下他只需要对准、快门;但有些有趣在灵魂,拍下它需要的不仅是等待与坚持。后者还不一定能拍到呢!

作者: illlights

2022 © typecho & illlights 48 ms